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洱源 / 文化旅游 / 民族风情

民族文化

  • 洱源县人民政府
  •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2日
  • 来源:
  • 【字体: 大  中 
  • 【打印文本】

白族是一个富有创造才能且善于吸收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先进文化的民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洱源白族与毗邻地区的白族人民一道,共同创造了灿烂辉煌的洱海区域文化。

唐代以后,洱源白族地区文化教育发展较快,呈现出“人知礼乐,本唐风化”局面。到了明清时期,洱源白族的汉文化水平已“与中原相埒”。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加大对文化事业的投入,文化基础设施不断改善,文化事业蓬勃发展,洱源白族汉文化水平得到前所未有的普及和提高,同时还继承和发展了具有地域特点的民族文化,形成了多姿多彩的洱源白族文化。

洱源白族文化源远流长,历史悠久。明初的石窦香泉摩岩碑是大理地区最早的白文碑,西山白族地区被誉为“神话王国”和“仙女撒歌的地方”,西山“里格高”被誉为“白族舞蹈的活化石”。

洱源白族民间文学和艺术积淀深厚,内容丰富,种类较为齐全,形式多姿多彩。

洱源白族民间文学是一种口承文化,可分为散文体和韵文体,散文体有神话、传说、故事、寓言、笑话、歇后语等,韵文体有“打歌”、叙事诗、民歌、民谣、谚语、谜语、白祭文等。神话中,以西山白族创世神话最具有代表性,众多相对独立的创世神话经过加工被综合为叙事长诗《创世纪》,在节庆场合以一问一答的“打歌”形式广泛流传,延续至今;本主神话是白族特有的神话,其主要内容是讲述本主惩恶扬善、为民祛灾除害的故事。传说中,许多风俗传说都与白族传统节庆和活动密切相关,有的因传说形成节庆和活动,有的因节庆和活动完善了传说,境内家喻户晓的《火把节的传说》源于南诏统一六诏的历史素材,塑造了美丽聪慧、坚贞不渝、敢于抗争的白族妇女形象——白洁夫人;而许许多多神奇美丽的风物传说,更使得境内多姿多彩的风物更显灵性,茈碧花、凤凰帽、上关花的传说就是典型代表;境内许多地名传说有故事情节、有文学形象,象童话般神奇美妙,《鸟吊山》、《石明月》就是这样的传说。白族民歌的诗体具有独特的格律,被称之为“山花体”,用于限韵限调的“曲头”境内可列出36韵。

洱源白族民间艺术有曲艺、戏剧、音乐、舞蹈、美术等品种。远古时期洱源白族先民就创造了“打歌”和“里格高”艺术,在西山、乔后等白族地区至今仍完好保留。“打歌”是诗、歌、舞三位一体的原始艺术,“里格高”则是模仿劳动或动物动作的自娱性原始舞蹈,在节日、婚礼、新居落成等喜庆场合常常举行“打歌”和表演“里格高”。大约在南诏时期,“白族调”音乐已形成独特的音律、唱法和曲调。境内“白族调”音乐可分为西山、洱源白族调,西山白族调质朴豪放,洱源白族调柔和委婉。进入唐代末期产生了本子曲与大本曲曲艺。在境内,本子曲流行于凤羽、茈碧、牛街、乔后等地,其唱词句式、乐段韵律与洱源白族调相似;大本曲流行于邓川、右所等地,其曲调统称为“三腔九板十八调(或十三调)”,说唱有故事性的唱本,民间有“三十二大本七十二小本”或“二十六科七十二记”共100多本之说。到了明代,在民间“火塘戏”、“板凳戏”的基础上,发展起一种类似清唱剧的白族戏曲——吹吹腔,境内主要流行于凤羽、炼铁和右所腊坪等白族地区。洱源白族民间传统乐器主要有唢呐、三弦、树叶、口弦以及鼓、锣等。器乐曲中最具特色的是唢呐演奏曲,境内搜集到的曲牌有100多个,分为喜调和悲调两大类。白族唢呐簧片短而硬,且音域宽广,乐曲结构较多地出现四度以上的跳进音程,九至十三度的跳进亦很常见,有的能吹奏两个八度以上的跳进音程,形成强烈、粗犷的风格。民居绘画、服饰刺绣、石木雕和泥塑等都展示出洱源白族审美文化特色。

 

责任编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